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证券

岩武天尊正文第三百七十三章八年时间末位

2020-07-01

岩武天尊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三章:八年时间、末位

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巍峨殿宇,三个以古老文字刻印的字眼上显示着:青帝堂。

此时,在青帝堂外,只有少数几道身影在走动,其中还会有一两道女子的身影,他们的气息皆是强横无比,散发出来的玄气波动尤为凝练,实力必然不同凡响。

这些人全部是青帝宗两百内殿弟子的一员。

而现在,青帝宗的内殿弟子数量已经增加到了二百零六人。

张岩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在心中说道:“八年时间,总算是走到这里,接下来就该是办正事的时候了。”

目光一凝,旋即一步踏出,张岩便是率先迈步向青帝堂走去。

一行六人,皆是生疏的面孔,但他们并没有引起别人的关注,那来往青帝堂的寥寥数人皆是在晃了他们一眼之后,有将目光移走开,似乎对他们并无兴趣。

来到青帝堂大殿门前,众人纷纷踏步走上抬价,向青帝堂内行去。

没有守门的弟子拦路,张岩他们便是直接走了进去。

进入青帝堂,里面只有四位鹤发老者,并无其他的内殿弟子。

因而,在张岩他们六人走进去时,四位老者的目光同时向他们看了过去,四人脸上的表情各有不一,眼神中透露出的目光也有所不同。

走到大殿中间,张岩六人皆是躬身向四位老者尊敬的行了一礼。

“四位长老,我们是新来的弟子,大师兄青阳说让我们来此处办理如宗的东西。”张岩拱手微笑道。

闻言,四位老者目光皆是一缓,方才明白张岩他们的来历。

“你们六人先到我这边来。”靠右手边的第一位长老一改最初的眼神,随即淡笑的看着张岩他们说道。

见状,张岩只是点头应下,而后缓步走上前去。

凌厉的目光在张岩他们身上来回扫视了一遍,老者才缓缓开口说道。

“姓名?”

“岩雷!”

岩雷二字一出口,再一入耳,四位鹤发长老皆是身体一怔,老眼中的神色变得有些复杂。

“你就是岩雷?”张岩面前的长老略带着一丝惊诧的语气说道。

闻言,张岩的目光也是凝滞了片刻,为何所有人在听到‘岩雷’这个名字的时候都会如此怪异的问一句。

但很快,他也就明白了过来,大审问,混沌体,这些事恐怕早就已经传到了所有人耳中。

“回……长老,我的确就是岩雷!”张岩拱了拱手,从中停顿了一下说道。

而他面前的长老则是摆了摆手,随意的道:“内殿的人都称呼我一声方长老,你们叫我方长老就行!”

老者名叫方寽,与沉戎、李博弈、刘天基三位同属青帝宗长老,负责青帝宗众多弟子的一些大小事宜。

……

当张岩他们正在青帝堂内处理入宗事宜的时候。

在界州地境上,东南方向,有一座雄伟且喧闹的城市。

此城名作永陵,倚靠着一片辽阔草原和一条小山脉,在永陵城内靠着东边山脉的方向上,有一座院落,院落看上去并不是很气派,但院子里干净整洁。

在院落的中间,栽种着一棵老槐树,一张普通的青石桌旁,坐着一位中年妇人,看上去却有着与其年龄不想符合的容貌,只有苍老二字能够表达。

中年妇女正在小心翼翼地抚摸着手中一块玉佩,玉佩泛着温润的淡青色,品质算不得有多优秀,但在这位中年妇女眼中就像是一块稀世珍宝,不敢让其受到一丝创伤。

眼中带着满满的期盼神色,中年妇女的目光时不时地看向了院落的大门,口中低声念念的说道:“已经整整八年时间了,我那可怜的岩儿到底在何方啊?”

喃喃自语间,一丝热泪夺眶而出,晶莹的泪珠滴落而下,滴答地打在了她手中的玉佩上。

玉佩上面刻印着一个岩字!

这位中年妇女名叫王雨韵,正是张岩的母亲。

张岩从离开石城踏上风圣学院的道路到现在,已经过去了八年零三个月,而这八年零三个月的日子里,王雨韵每天都会思念张岩无数遍,而每一次想到张岩,她就止不住眼中的泪水。

片刻后,院落的大门外,一道身形略显壮实的中年男子快步走进了院子,而后走到了王雨韵的身前。

“风林,有岩儿的消息了?”王雨韵见张风林回来,连忙激动的问道。

男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而后安慰的说道:“岩儿的消息是有了,但他去了很遥远的地方!”

“你说有岩儿的消息了?”王雨韵激动得身躯一颤,颤抖着声音说道。

“嗯,岩儿去了遥远的混沌州,我们无法去到那里。”张风林脸上带着一丝愁容,说道。

“既然知道了岩儿的消息,为何不去寻他?”王雨韵伸手抹去脸上的泪水,道。

“我打听了,混沌州太过遥远,而且凶险万分,我们无法去寻他。”

一听张风林的话,王雨韵眼眶中的热泪又是止不住的溢了出来,哭道:“难道你就要我这样继续苦苦的等待下去?到那时还不知道岩儿能不能回得来。这一切都怨你,非要让他离开家去那什么风圣学院,到现在都八年时间了,我想见岩儿都只能在梦里,而且岩儿的面容永远都被定格在了八年前的那个时候。”

“放心吧,岩儿会回来的,不用等得太久!我也很想看看岩儿如今的容貌,可是我们只能等他回来,到时候我们再回石城,过着以前的日子。”张风林轻轻拍着王雨韵的后背,安慰道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放心,岩儿一定会回来的。只是在那之前,我们不能够把岩儿的任何消息说出去,也不能让别人知道岩儿是我们的孩子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,整个玄圣大陆上的人都在找他。为了岩儿的生命安全,我们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们是他的父母,只有那样,岩儿才能够平安的回来。”

王雨韵身躯一颤,眼神中透露着一丝惶恐之色,担忧的说道:“岩儿是不是犯了什么事?或者是得罪了某个大人物?”

“不是,有些事只能以后再告诉你,总之你一定不要将岩儿的事告诉别人,否则不仅我们有生命危险,岩儿也会跟着我们遭受伤害。”张风林轻声安慰道。

闻言,王雨韵便是沉默了下来,她虽然想念,但她也知道这玄圣大陆上的某些事,她更明白事理,见张风林如此谨慎的强调,她也不再反驳。

因为她不想自己的岩儿出事,哪怕再等了八年、十六年,甚至三十年时间,她只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平安!

天地间,最挂念张岩的两个人就像是庞域星河中的两个渺小的繁星,但那份爱却占据了整个星河之海,只是没有人知道。

天屠山脉内,一处诡异的空间里,这里有一座万丈高山,山腰之上云雾迷绕,一眼根本望不到山巅的所在。

而在那山巅之上,一道焕发着淡淡黑色光芒的灵印悬浮着,随着那淡淡黑光的闪烁,一圈圈强大的神秘力量扩散而开,将这个空间的封印结界一点点持续稳固。

山脚之下,是一片青葱翠绿的草原,青草随着一股不知何处吹来的清风而摇曳着,形成一圈圈的青色波浪向远处传出。

这片草原一望无际,偶尔会有一两只灵兽出现,或是因为某些原因在厮斗,又或者是匆匆掠过,然后消失在草原深处。

而在草原的另一边,一间小小的茅草屋落立,在那草屋门前,一道虚幻的苍老影子伫立,老者身穿一件灰白色的长衫,满头的银白发丝,那一双浑浊的老眼中透发着一股黯然的神伤。

但很快那神伤就消散了去,转而变成了一抹淡淡的欣慰之色。

龙泉圣者双手附在身后,虚幻的身影向那耸入云端的高山缓缓飞去。

“今天应该是那个混小子离开这里的第八个年头了。呵呵,也不知那个臭小子现在如何了。八年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等的倒是叫我这老头有些着急啊。死小子,为师可是很期待你再次来到这里时的样子,到底有多威风,哈哈。”

一口一个小子骂出口,龙泉圣者的话里却满是欣慰欣喜之色,八年时间对于他来说只是打个盹那么快,但对于张岩来说却是突飞猛进的关键成长期。

絮絮叨叨的念了一番,龙泉圣者的虚幻身影逐渐向那山巅之上缓慢行去,最后来到了那一道黑色灵印面前。

看到面前的黑色灵印,龙泉圣者脸上原本欣喜的笑容陡然变成了一抹怒色。

每过一段时间,他都会来这上面察看一番,但他并不敢去触碰那道黑色灵印,一旦他的灵魂体触碰到,灵印上面的力量就会对他灵魂体造成伤害。

但这并不是龙泉圣者所担心的事,因为一旦触碰灵印,就会被别人知道,到那时,引来的将会是一些强大到极致的家伙。

对他与张岩来说,都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。

“幽冥封天印,该死的幽冥圣者,待老夫被我徒儿解救出去,老夫第一个就宰了你,一雪当年的耻辱!”龙泉圣者双眼略带阴寒的说道。

而这时,混沌州地境上,数位拥有恐怖能力的强大家伙正在出发往界州地域赶来。

对此,身在界池殿青帝宗的张岩并不知道。

青帝宗内殿一道百丈山巅之上,是几方挺立的殿宇,殿宇楼阁占据西、北两个方向,在殿宇前面是一处空旷之地,一座两米高不到石碑竖立,石碑上面刻印着两个字,末位!

因为,这座百丈山峰的名字就叫末位,而末位山上的殿宇也叫末位殿。

像末位山这样的山峰,在青帝宗内殿有数百座,占据方圆到底有多少里并没有知道,或许只有创建这里的那位强者才清楚。

而在这数百座的山峰里,末位山正如其名字一样,是数百座山峰里高度在末位的,殿宇也在末位,山峰之上的空间也是末位最小的。

张岩站在石碑前,目光落在石碑上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。

“末位!”

旋即目光向四周环视而去,道:“还真是山如其名,什么都是排在末位的。”

治疗灰指甲外涂药
脚气病灰指甲怎么治
灰指甲细菌去除
标签
友情链接